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在画室里彼此陪伴,乡村画室爷孙迎来100个孩子
更新时间:2021-09-13

  窗外是工厂和凸凹不平的地面,窗内是案桌、宣纸和水墨画。9月6日,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鱼邱湖街道祁寨村,77岁的秦秉忠在画金鱼,身边围着一大群孩子,他是一位农民画家,也是孩子们口中的“爷爷”,画室主人则是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的青年画家秦美轲,在生活里,秦秉忠才是秦美轲真正的“爷爷”。从2018年起,这所乡村画室为乡间的孩子们打开了另一个安静又美好的世界。

  “他们心里有自己的世界”

  秦美轲1991年出生在高唐县琉璃寺镇秦庄村,“我也是农村人,小时候想进趟城,要步行近30公里”,2016年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之前,在部队服了两年兵役。毕业后,“为了锻炼讲课的胆量和口才”,他先去一家超市做了三个月导购员,随后在一家艺术学校做了一年多美术老师,最后在2018年带着一万多块钱,创办了供乡村孩子学画的画室。

  画室这学期有近100名学生,每周上一次三个小时的课,年学费是2000元。他们90%以上来自周边的村子,大赵村、二杨村、孙五里村、郭五里村、芦五里村……秦美轲能记住所有孩子的家,“这个孩子的家是郭五里村的,从一年级开始学画画,今年是第三年了。”9岁的男孩,听到老师向陌生人介绍自己,害羞了,低着头快步走进了画室。

  开学上三年级的孙静涵,从画室成立起就来学画画,她喜欢动漫,伏在桌子上临摹了一幅短发女生肖像,已与原图看起来无二。

  今年6岁的林乐洋,画了一只咧嘴笑的大鲸鱼,他说长大后想做一名在海洋里工作的科学家。“喜欢画画的孩子,都不太调皮,一般偏内向,而且心里有自己的世界。”秦美轲说。

  最多的时候,秦美轲带了一百多个孩子。画室附近有许多工厂,交通比较繁忙,为了让好动的学生远离车辆,他也会大声冲孩子嚷嚷,“其实管孩子比教他们画画难多了。”

  教画画不止传技法

  小画室内,秦秉忠老人画了三条金鱼,然后慢慢讲述道,“画鱼要比画虾画蟹都难,鱼在水中的那种飘逸感难描难画,要懂‘变化’的道理。”

  秦秉忠是在1978年才懂得的“变化”,那年夏天,父亲的朋友将秦秉忠引荐给书坛“山东五老”之一陈左黄。

  “我当时在家书写了一篇《治家格言》,天还没亮,我就拿着作品直奔省城找陈先生去了。”谁承想,陈左黄接过字后就一句话:毫无艺术可言。

  秦秉忠的心顿时凉了半截。想起四十年前的事儿,秦秉忠仍被陈左黄的严肃所震撼,“先生丝毫不会拐弯说话,你错了,上来就挨一顿痛批。”陈左黄当年告诉秦秉忠,书法要有变化,“不学古人,法无一可。全似古人,何处著我?后来在家又临了两年字,再拿给陈先生看,陈先生才说‘行了’。”

  在画室里彼此陪伴

  下午三点半,画室外站了些妈妈,“基本上都是妈妈来接孩子,因为爸爸们太忙,他们一般开大货车、从事维修或在建筑工地做活儿,没时间接送孩子。”秦美轲主动迎上去和一位妈妈攀谈,对方告诉他,现在孩子的字,比以前写得整齐了。

  “老师,你知道吗,我这回期末,语文考了103.5分。”7岁的张天娇在下课休息时候,一个人悄悄来到秦美轲身边,向他汇报这个消息。“现在小学的语文考试成绩满分是105分,多了5分卷面分。”10岁的刘金秋想做一名医生,她觉得那样可以准时上下班,“爸爸以前是修空调的,现在是搬砖的。晚上一回到家,衣服上都是黑黑的。爸爸比妈妈忙,成天见不到人。”

  “这些年总给我一个感受,就是农村孩子得到的陪伴太少。一般父亲不在家,有的家庭,父母都不在家。”有一年,秦美轲几乎天天送一位孩子回家,“我们把孩子送到家后,孩子就一个人打开灯,坐着等爸妈回家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赵利新 【编辑:苑菁菁】